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独家视点

彭行洋

归档 - 10月, 2006

按流量计费,用户凭啥为电信买单



 


因被指针对BT(一个多点下载的P2P软件,其传播特点有些类似于传销,下载者同时也是下载源的提供者,提供者越多,速度就越快下载),此前曾引起全国范围内广泛关注的南京电信宽带按流量计费方案,在经过“充分酝酿”之后于近日正式出炉并开始实施。这也是国内宽带运营商首次公开正式实行宽带按流量计费。


 


按流量计费,是指按照用户上网发送和接收的数据量收费,有别于传统的根据用户上网的时间长短而收费的计费方式。从今年年初起南京电信就对其宽带用户实行流量管理,如今不过是正式推出宽带按流量计费的资费标准。据称南京电信实行流量管理并推出按流量计费的原因,其实源于对P2P软件尤其是BTBitTor-rent)下载的无奈。
 


就在不久前,网上关于中国电信封杀路由器的传闻日益鼎盛。有的网民透露,中国电信近期将大规模地展开路由器的排查工作;有的更言之凿凿地声称,自己因为使用路由器已经遭到了限速、断流等限制。而在中国的许多城市里,通过路由器实现宽带共享的家庭越来越普遍。有的小区甚至是一户报装宽带,邻居几户共享上网。


 


但在共享宽带的问题上,用户与宽带运营商各有各的利益。因此,我不支持多用户共享宽带的做法。对于家庭内多台电脑共享宽带,我认为可以通过按带宽收费调节的方式解决。而按带宽收费与按流量计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南京电信首推宽带按流量计费制衡BT下载,其真实目的不过是找个理由增加收费的一种手段。


 


对于南京电信美其名曰“为带宽减负”的办法,如果站在网民的立场上是决不会答应的。网民们并不都是有钱人,尤其是那些喜欢上网且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用户们,无疑是剥夺他们享用网络资源的自由。比如夜深人静时人们都已进入睡乡,资深的网虫还泡在网上废寝忘食地冲浪。难道他们在带宽闲置的时间里,利用网络资源也是制造负担和压力吗?


 


  至于“用户不需要的信息”,如垃圾邮件、网页广告等是否也计入用户的流量?”这个质疑,一直是“按流量计费”方案备受关注的焦点问题。由于根据现有技术还无法有效剔除“垃圾流量”,因此国内大多数专家甚至一些电信内部人员也都据此认为现阶段实行“按流量计费”还不成熟。然而南京电信不为这些质疑所动摇,依然一意孤行。


 


尽管南京电信一再否认,南京是中国电信按流量计费方案试点城市的说法。倘若南京电信强力推行成功以后,我不相信中国电信在其它城市不会以此作为榜样效仿之。据此推理,中国网通、联通、移动等也会以此为榜样效仿之。到了那时候,中国的网民们就成了苦大仇深的债务人。作为最大赢家的宽带运营商们,恐怕只须坐在那里笑着数钱了。


 


反思一下南京电信的做法,正是电信业处于转型期内“节源增流”的有效途径。还在20世纪末,中国电信业开始了以打破垄断为目的改革之路,并取得了可喜的发展成果。可是近来中国电信业内出现中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似乎让竞争又回到了原点。随着中国移动通信发展壮大的脚步,从而拉大了与同业竞争者之间的距离。


 


  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国移动运营收入、公司市值、单月增净客户数、新业务收入比重和品牌价值都创下历史新高。而今年的1-5月份,中国移动的增量收入市场份额提高到了70%,而中国电信、网通、联通三家之和还不到30%。正是处在这个节骨眼上,如电信之类的电信业霸主们为了保持自己的增量收入,纷纷圈地想着法子敛财且花样翻新就不难理解了。



 


俗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如南京电信这样的电信“顽主”们,它们攫取的对象就是用户们。而如何让用户掏腰包又不会让政府干预的话,总得振振有词找出好的借口来,如“规范单个用户滥用宽带的行为,从而提高绝大多数用户的宽带通信质量和互联网整体使用价值”。难道规范单个用户的行为,就得按流量计费侵犯大多数用户的广泛利益吗?


 


当然,“无论使用流量多少均按统一价收取‘包月费’,对于不用BT的用户来说是不公平的”,姑且这算是“为用户着想”的依据,也暂且认同“10%的宽带用户占用了60%的互联网核心资源”这个调查数据。但南京电信为了进行统一的流量管理,而让用户为垃圾邮件和网页广告买单,就是垄断行业里毫无道理的地道的霸主行径!
 


如此想来,当网民付不起网费拖累家庭经济时,这是否将成为一种社会负担?当网费如油价般攀升且网民抱着“买汽车不如打的坐公交”的想法蜂拥进入网吧时,在网络上游的联想等个人PC又该卖给谁呢?南京电信仅为自己打了一个小算盘,将会让整个中国网络业付出代价。比如网民们连网络广告都不看了,以广告为生计的大小网站们又该如何活着?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情感中国”官方网站:www.qgzg.com


 


评论:彭行洋  来源:天极评论


 


相关链接:


按流量计费 用户凭啥为电信买单?

星期一, 10月 30th, 2006 历年评论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