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独家视点

彭行洋

归档 - 11月, 2006

网盛折射风投,网站如何做大?



 


如今风险投资商的眼光,正从曾经最热门的IT行业转向别处。咨询机构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前三季度,IT行业在风险投资总额中所占比例为54%,创下历史最低,其中尤以互联网首当其冲。近日,更有多位风险投资界人士和分析机构纷纷预言,去年以来的新一轮互联网创业潮正在“退烧”,并且将持续降温。


 


这轮创业潮的降温过程,其实是互联网回归理智的缓冲期。在过去的一年多来,博客、交友、视频等网站迎来动辄数百上千万美元的投资。试想,中国互联网的网民基数增长并不明显。但冠以“web2.0”旗号的网站,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除了创业者的迷失,就像贝恩投资公司总经理黄晶生说的,“web2.0火过了头,我们风险投资界是有责任的。”


 


现在来看创业者的表现,不是急功近利就是投机取巧。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早期阶段,怀着这种心态的聪明人是有机会的。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浙江网盛科技的董事长孙德良,他是拥有行业网站群公司的创始人。还在1997年就开始做英文网站,那个时候的竞争者到哪去了?即便中国化工网的界面非常简陋,也不影响他的网站产生高额收益。


 


如孙德良解释,“一开始建中文网站根本没有用户,没人看,当时建站的目的主要是把国内的企业宣传到国外去”。这句话,姑且理解为一种商业意识。“现在很多用户已经不用思考,就知道点击哪儿就能有他需要的资讯。”孙德良不招高薪的界面设计师,不愿打破由于多年积累的用户习惯。而每天都在更新的web2.0,最擅长的却是模仿和改变。


 


纵观国内互联网专业人士,方兴东算是一个博学者。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网站迅速赚钱曾期望过高。“一开始,当博客网站的用户数成倍上涨的时候,的确很容易头脑发热。”方兴东也是浙江人,同是浙江人的孙德良跟他一样眼光独到,但比他实在,更低调。然而,高调的方兴东惹来了一大批同业竞争者,低调的孙德良赚到了实在的真金白银。


 


如果让我说创业的差异性,我想他们俩就是很好的代表。同理之,风险投资商充当了什么角色?与其说,方兴东忽悠博客是为赚网民眼球,抑或吸引风险投资商的注意。那么,蜂拥而至的风投们赶来趟了浑水。倘不是缘于IPO升值N倍的诱惑,风投们的热钱有去无回又该作何解释?而孙德良创业9年都没有接受风险投资,这也是网盛成功的独到之处。


 


因为方兴东为博客的欣欣向荣所动,看到国内个人博客已超过1750万,他想每个博客者奉献一元钱,也可能每个博客服务商赚到1750万。事实上,这种可能性的几率要远远低于方兴东们的猜想。就像博客网宣布为普通博客吸引广告而从中分成的计划,这要等待大量广告商的支持。其中的普通博客们还要分钱,广告商却未必认可博客形式,奈何?!


 


而在孙德良身上,充分利用了自己的优势。他和马云一样,英语都很好。所以从建立英文版的网站开始,一年多公司才发展到十多个人的规模。那个年代,国内真正赚钱的互联网公司还很少,而孙德良的化工网当年盈利就已经达到一百多万元。孙德良表示,“起点低、逐步壮大、滚动发展”,浙江人做生意喜欢一步一个脚印。



 


或大或小的脚印,如今的创业者踩出来的多是泥沙或泡沫。难道创业者们因为参与或期待,就能复制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的神话吗?一个模式走出来的,只是形式上略有不同罢了。同是千篇一律的创业模式,注定了如Google收购Youtube神话的不可复制性。更何况,大多数创业者拿不出持续盈利的办法,投资人自然要失去耐心。


 


但见网站的做大,就算有投资人的支持,也不可能像做梦一样轻松。即如网盛科技从小壮大,也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从一楼到十楼,坐电梯几秒钟就能到达,但一旦发生危机,掉下来也很快。不是吗?视频网站新传国际率先裁员数十人,千橡也针对无法盈利的宽频部门裁员多达150人。只有澎湃的创业激情,但没走好哪一步都可能头重脚轻。


 


且不说网络新贵高燃离开其一手创办的视频网站Mysee,或web2.0创业者面临的环境就像正在到来的冬季一样寒冷。当博客网忙于澄清高管离职和撤资传闻时,方兴东思考最多的是什么?维持博客网的现在局面,还是收缩战线抑或放手一搏?最明智的,就是在合适的时机做适当的选择。如网盛科技没有选择国内创业者们最喜欢的纳斯达克,为何?


 


尽管没有风险投资照样做大网站,但企业做到一定程度上还是要借助外力。两年前,孙德良意识到没有资本力量的介入,企业不可能真正做强做大,于是他便着手开始上市的准备。但他选择在深圳A股中小板发行上市,且是作为国内第一家纯正的互联网企业。这,又是一种独到的眼光。对于方兴东这样的创业者,必然会有更深的启发。


 


评论:彭行洋    来源:天极评论


 


相关链接:


网盛折射风投 网站如何做大?

星期四, 11月 30th, 2006 历年评论 没有评论